神秘湘西之放蛊

时间:2013年04月08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    放蛊,俗称“放草鬼”或“草鬼婆”。
    在湘西民间,被传得沸沸扬扬。
    放蛊的方法,是用虫类放在果物中。虫类不外乎蚂蚁、蜈蚣、长蛇、青蛙等就当地所有常且见的。有的蛊婆将食撒在路上,也可以使人中蛊。有的蛊婆将蛊置于罐中,放于山麓、水边的偏僻不易被人发现的地方,如蛊罐被人发现毁去,放蛊者不死也得大病。
    中蛊的多为小孩子,其现象与现在的小儿疳疾或腹中生蛔虫差不多。中蛊者的家人或疑心是同街某人放的,就走到他家,以作为随便闲聊的方式说:“伯娘,我孩子害了点小病,总治不好,你知道有什么小方子告诉我一个吧,孩子怪可怜的。”那妇人知道人家疑心到她了,必说;“那不要紧,吃点猪肝(或别的),就好了。”回家照方子一吃,果然好了。
    蛊婆放蛊出于被蛊所逼迫,到一定时日必放一次。若不放,蛊无食,就会反咬放蛊人。据说放死一个小孩可以过一年,放死一株树可以过两月,如放死自己的孩子,则可以过三年。蛊婆住的街上,一般人都对她敬而远之的客气,她也就从來不会对本街孩子过不去。有点良心的草蛊婆不想放人,就去放蛊于树,以求解脱。所以一见有枯死的树,人们就说是草鬼婆放死的。
    蛊婆最爱在儿童身上放蛊,中蛊的儿童死时一定黄皮寡瘦,吐出或痾出一些奇怪的虫子,独剩一对大眼。
    蛊婆的两眼发红,所以大人经常对小孩说,看到两眼发紅的妇人时,就要把大姆指置于中指之间,握紧藏好。然后口中默念:“草鬼婆,放不着。”一直待她走得好远,才松手。一般相传,对于草鬼婆,只能相仇,不能相好,越是与她相仇,她就越放不着你。
    蛊婆法力之大,却不限于毒害儿童,还可以用法术斗法。
    据说有人在山上亲眼看见两个蛊婆斗法,那两个蛊婆跟常人一样,在山上扯猪草。不想因抢猪草发生了争执,两人也不相互谩骂,也不相互撕扯头发,只是口中念念有词,一时间两只装有猪草的背篓都飞上了天,在天上碰撞腾落,但却沒见一根猪草落下来。
    对于蛊的传授,据说是传女不传男。那不得不接受母亲传授的女儿,在母亲生前己经看到了世人的冷漠和隔离,所以並不是心甘情愿地接受这遭人诅咒的家传之学。
    但母亲似乎负着将其薪火相传的使命不得不传下去,临死前便只得以微弱的声音要女儿去给自己寻一件物事来,女儿正寻着,母亲就问:“得了么?”女儿不知就理,就应声:“得了!”。母亲这边就放心地闭了眼,盍然长逝。
    而女儿此时方明白自已那一声“得了!”就己经得了母亲的遗传。一时便悲从心来,只能放声大哭了。既哭母亲之死,又哭自己之悲。蛊婆就以这样一种难以驾驶的法术,使人防不甚防地把蛊传给了女儿。
    所以若与蛊婆交往时,老人一定会告诉你,要小心提防她。不然就会像她淋死前总要传给女儿一样,一个无关的人,也很有可能在某个时候被传上。比如若去她家借东西,她正在一边忙着,要你自己去取。不经意地她问你一声;“得了么?”你若不警惕回一声:“得了!”。此后的情状和难言的苦楚,就会同她那无从选择的女儿一样了。所以到盎婆家借東西,不要进屋,只在外面跟她说:“伯娘,请你帮我取来好吗?”这样她一定会自已拿來,你也就免除了一场大难了。
    如果有人中了蛊,他可以请法术高的人前来“覆水碗”。 “覆水碗”时,施术者在中蛊人的家门口放一水缸,水缸上放一把刀,施术者含一口水向天喷去,口中念念有词,这时水缸里便会出现放蛊婆的糢糊身影。放蛊者知道遇到了高人,就自己走向中蛊者家中请罪,表示愿意收去所放的蛊,并请求施术的高人饶命。施术者见放蛊者收了蛊,也就饶了她的性命。据说如果放蛊者不來,那施术的高人就会把刀刺向缸中的放蛊者,放蛊者就会被杀死,这样也就救了中蛊者的性命。
    中蛊者的家人也可以采用骂的方式要草鬼婆收蛊。这种情况是草鬼婆放蛊放到同一街坊的人了。据说同街的一家军人的儿子中了蛊,军人知道是谁放的。便自己手拿一块砧板和一把菜刀,走到草鬼婆家门口,用菜刀剁砧板,边剁边骂:“你要放蛊就去放树,你现放在老子头上,老子儿子如有个好歹,老子一枪绷了你。”在场围观的人很多,想是害怕军人的报仇,草鬼婆收了蛊。那军人的儿子过几天也就好了。
    “蛊婆所住的街上街邻照例对她敬而远之的客气,她也就从不会对本街孩子过不去(甚至于不会对全城孩子过不去)。但某一时若迫不得已使同街孩子致死,或城中孩子因受蛊死去,好事者激起公愤,必把这妇人捉去,放在大六月天酷日下晒太阳。名为“晒草蛊”。或用别的更残忍的方法惩治。这事官方从不过问。即或这妇人在私刑中死去,也不过问。受处分的妇人有些极口呼冤,有些又似乎以为罪有应得,默然无语,然情绪相同,即这种妇人必相信自己真有致人于死的魔力。还有些居然招供出有多少魔力,施行过多少次,某时在某处蛊死谁,某地方某大树枯树自焚也是她放的。在招供中居然得到一种满足的快乐。这样一来,照习惯必在毒日下晒三天。有些妇人被晒过后病就好了,以为蛊被太阳晒过就离开了,成为一个常态的妇人。有些因此就死掉了,死后众人还以为替地方除了一害。其实呢,这种妇人与其说是罪人,不如说是疯婆子,她根本上就並无如此特别能力蛊人致命。这种妇人是一个悲剧的主角。因为她有点隐性的疯狂,致病的原因又是穷苦而寂寞。”(沈从文散文选《凤凰》)
    湘西的种种传说,使这美丽的地方恍若交织着一件斑烂的外衣。它烂若锦,却又碰触不得。一碰不是鬼便是巫,不是忌便是毒,放蛊便是这触不得的锦线之一。
    放蛊的是是非非,并没有人求证,它的存在就像皇帝的新装。建国初期,放蛊之谈仍然流行,至今,一些较偏僻落后的村寨还有此现象,但也黯然若痕了。
(作者:佚名 编辑:admin)
文章热词:神秘 湘西

上一篇:雪意乡村

下一篇:春雨江南

相关阅读:
网友评论
 以下是对 [神秘湘西之放蛊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Copyright 2005-2008 by 湘西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 All Rights Reseved 湘ICP备09020142号-1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