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回乡村路

时间:2013年08月09日信息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: 【字体:

   周 舟    
 
    闲时,无意中听到《Take me home ,country roads 》这首歌,于是我从百度上搜索出来听了无数遍,那优美的歌声,如深山汩汩流淌的清泉,滋润着我,心在瞬间化为水,汇成一条思念的溪流,记忆牵引着思绪奔向遥远的故乡,再无忧愁与烦恼,只是沉浸在那美妙的歌曲里。

  “乡村小路,带我回家,回到属于我的地方。”听一首歌能让我流泪的似乎不多,我不知道还有哪条路,能把我带回家,带回那遥远的故乡,或许是在梦里。离开故乡多年,唯有乡村的路却一直绵延在记忆里。写过一些关于乡村的文字,但是刻在乡村路上的却无只言片语。不是不想写,而是乡村的路是一部内容丰富的大书,需要用心去品味,随意的文字会玷污它的原味。

  关于乡村路的记忆像放电影一样开始倒叙,儿时通往大山外面的路是那么的蜿蜒曲折,悠远绵长,它翻山越岭,穿洞过溪。路的宽窄不一,地势各异,有的平坦如履,宽得可以跑马过车;有的窄得人过也得侧身;有的乱石穿空,让人无法落脚;有的偏安一隅,悬挂峭壁,稍不留神就有跌下深渊的可能;有的则仅仅是一根横亘在小沟之上的独木,稍微有些腐旧,人走过的时候还微微颤抖;有的是一段接一段的田埂,春天雨水多的时候,泥泞不堪,软软的似乎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坎下去;有的狭窄如羊肠,两边的杂树茅草笼罩过来,人行走在其中,像是在穿越时空。沿途的风景在我们眼里很是平常,最多就是走累了,在某块平整的巨石上把它当着天然的大床,用衣服一垫,用帽子把头一盖,于是美美地睡上一觉,或者在那些古树下歇个脚,乘个凉,或者在某个山包上、泉涧边的凉亭驻足小憩,并不像现在的城里人一刻不停地按动手中的快门,为这原本平常的风景赞叹不已,甚至诗兴大发,因为这些人看惯了城里的风景,他们要追寻所谓的原始。

  经过沿路村落几代人多年的艰辛筑路,通往山外面的路慢慢地变宽了,一条蜿蜒屈曲如飘带的乡村公路修通了,但是习惯了羊肠小道的人们还是喜欢走捷径,喜欢穿洞过溪,喜欢祖祖辈辈走过的路。这条乡村公路也只是联通了村落之间的大路,仅仅只是一根“主动脉”,那些遍布的小路依然还是山里人生长呼吸的“毛细血管”。偶尔也有进山运木柴的大嘴巴解放牌东风卡车,于是在这条乡村公路上便活跃着一支不一样的“铁道游击队”,一些胆大的,或在卡车启动之前藏匿期间,或在某段地势险要的隘口看准时机,飞身跃起,那确实够惊险刺激,也比走山路来得快。当年的我们身手矫捷,飞檐走壁,搭飞车是常事,也不怕司机那张狰狞的嘴脸,而是乐此不疲的和他进行斗智斗勇,迂回周旋,真像极了电影里的铁道游击队和日本鬼子之间的斗争。

  在这条通往镇上的求学之路,翻山越岭要花三四个小时,但是沿途的许多“好风景”让我们乐在其中。路两旁是各种各样的篱笆墙,有用柳条编出来的,有用榆树苗修剪出来的,还有竹子扎起来的,最有艺术特色的是自然生长的藤条植物。我们会一边走,一边调皮地伸手,去摘篱笆墙里探出来的黄瓜、豌豆,或者已经熟透了的石榴。另一种“零食”,就是刺苔,方言又称:“刺根”,一种带刺的灌木植物,在春雨之后,掐下长出的嫩嫩的清苔,剥去带刺外皮,就可以享用了。脆甜脆甜的,对于当年不知道什么是泡泡糖、巧克力,几乎没有零花钱的我们来说,这些就是我们当年最好的“零食”。一年四季各种各样的吃货儿(就是各种吃的东西),像李子、板栗、梅子、梨子等都是我们经常涉猎的对象,诱惑最大的是梨子,在沿路的村上,有几家人的屋前屋后都有梨树,最大的梨树要三四个人合抱,小的梨树伸手就可以摘到,这些梨树都是天然的品种,那梨子酸中带甜,细脆汁多,吃到嘴里特别爽口,比现在杂交的改良品种吃起来有味多了,而且那是真正的天然无污染的绿色水果。记得那时候在镇上读书,我们每个人都是“偷梨子”的高手,那些梨子的主人,先是好言相劝,再是破口大骂,最后是上树驱赶,于是我们就和这些梨子的主人在树上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,但是对于他们那完全是在做无用功。看上去我们的行为很不文明吧?那是因为我们在镇上读书时,学校食堂只负责代煮饭,每天两餐饭,说白了就是两平碗光白饭,菜是我们自己从家里带的,把炒熟了的菜用罐头瓶子封好,攒着点刚好够吃一个星期。要是在热天,最多撑两天,接下来的几天就只能吃光白饭。所以每到周五下午放学,本来就营养不良,食不果腹的我们还要走几十里的山路,看见那黄澄澄的梨子能不扑上去吗?于是就上演了开头的一幕。有时候因为怕人看到而摘得急,偶尔会掉落在土路上,沾上一些灰尘,捡起来在衣服上擦一擦,塞进嘴里,并不觉得有多脏。

  雨天的时候,乡村土路中间汇成一条细细的小河,虽然两边可以行走,但还是喜欢蹚水走过,细细的泥沙进到鞋子里,也不觉得硌脚。雨后的土路散发着一种泥土的芳香,那些青草蓬蓬勃勃,还有不知名的野花开得更加灿烂。因为有着太多的风景,而并不觉得乡路有多远,一个村的大大小小的孩子们闹闹腾腾的不知不觉就到了学校。乡村的小路一点点地苍老,而我却一天天地长大。有一年冬天的夜里,我突发高烧,父亲背着我往乡镇医院跑。父亲在崎岖的土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小跑着,跑得汗湿衣衫。我第一次感到,原来乡路这么长,长到让我趴在父亲的背上沉沉地睡去。而记忆里,却永远记住了那个寒冷的夜、没有尽头的乡路和一直奔跑着的父亲。

  如今走在城市的水泥路上,坚硬的路面再也感觉不到那种土路的温暖,乡村的路是那么的朴实、真诚,远没有城市里的那种虚伪。离开故乡多年,再也不曾回去,我不知道,如果有一天,我回到了故乡,还能否找到那条缀满记忆的乡村路。

  “乡村小路,带我回家,我所有的回忆都围绕着她”,而我所有的回忆,也深深地印在故乡的乡村路上。“为什么我的眼中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”时隔多年我终于读懂了艾青这句诗,它是那样地让我为之共鸣。

(作者:佚名 编辑:lizaixing)
文章热词:
相关阅读:
网友评论
 以下是对 [梦回乡村路] 的评论,总共:0条评论
Copyright 2005-2008 by 湘西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 All Rights Reseved 湘ICP备09020142号-1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州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